微风

我是一把利剑
生来就要杀死一个国王

© 微风
Powered by LOFTER

我举起猎枪,向着碧蓝苍天扣下扳机,射下伊甸里的天使,让她咽下鸽子的羽毛,再使花剪截断她的双翼,叫她无法飞翔。
我挖出鸟的肝脏和肠子涂抹在她脸上,让她含着那两片小小的喙模仿鸽子尖叫,撕裂的鸟腿当作赠与她的发棒,我用针替她戳了两个耳洞,左耳佩上鸟的眼睛,右耳挂上鸟的心脏,让她屈膝向着东方,最后看一眼太阳升起的方向。

我跟闺蜜小T的沙雕日常

1/关于落叶

别人
A:落叶了!
B:注意保暖啊,马上转凉了
A:好的~

我跟小T
我:哇!树秃了!
小T:学化学学的
我:好恶心啊,感觉下一脚会踩狗屎,没干透隔着树叶子就能滋出来的那种
小T:好恶心啊
我:好恶心啊
小T:吃饭去吧

2/亲密方式

别人
A:爱你哟!
B:mua!

我跟小T
小T:你吃我大唧唧!
我:不!我们互吃唧唧!
小T:你吃狗屎!
我:?!
小T:「得意」
我:你的唧唧是狗屎!
小T:那你的唧唧也是狗屎!
我:你吃狗屎!
小T:我吃你唧唧!
我:噢,那来吧
「开始了摔跤」

我跳进这高浓的碱液里,让它烧灼着我稚嫩的肌肤,钻进我的鼻孔,从气管开始热切地亲吻,使出火舌撩拨我奄奄一息的神经,撬开我的口齿,因此吃下了我半边的嘴唇。我坠入它火热的胸怀当中,它使出双臂紧搂着我的肚皮,舔我高昂的脖颈,我的下巴,直到将我整个吞入腹中,品尝到了我漆黑如夜的头发。

学院里没了蔷薇,也没了花粉过敏的女孩儿跟悉心照料的男孩儿。时间是走马,没等过谁,也就成了少年时代最惨痛的回忆。这块伤痛不再鲜血淋漓,只是腐烂过,臭了,又让人挖去了,再也好不了了,最后长成现在这个年纪,风干了,不再痛了,也就将当时的撕心裂肺淡忘了。

【艾利】羁(下)

※姑且算是日本江户时代+欧洲混合背景(?)
※年份、名称一类全是瞎编的
※※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歧视或辱骂
·
老福特不叫我发,外链突然不会整,评论里阅吧,我死一会儿
要是石墨那儿再给我毙了,我就真生气了
·

腮帮子上的同一块肉让我咬了不下四次,而且次次都能咬出血来。是让嘴里掉块肉好呢,还是把咬肉的那几颗牙拔了好呢。

【艾利】羁(上)

※姑且算是日本江户时代+欧洲混合背景(?)
※年份、名称一类全是瞎编的
※※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歧视或辱骂
·
改了一下章数,只有上下。
内容有一半是上次的内容,十分抱歉。
·

82年春艾伦因家族没落被迫流浪街头,格里沙在心肌梗绞痛昏迷过后再也没能爬起来,卡露拉染了眼疾,这辈子都没法再清楚地分辨色彩。她扯着艾伦的衣袖告诉他,她眼前的世界就只剩下了灰黑色,还有一些讲不清是什么颜色的细小光斑,余下的就单单是些随着它们晃动摇曳的物体的模糊轮廓。

卡露拉留在了养老院,那儿甘愿收留她,把她按进单调的宿舍里,让她跟年龄相较不上不下的妇女待在一起,以此应付福利保障措施监督管理的每...

沙雕全员向脑洞

想看埃尔秃去坐利利主题的过山车,冲下去之前利利作为他多年的好友,在广播里悠悠地友情提醒「照顾好自己的头皮跟发际线,别让这凛冽的狂风吹乱团长您已经很可怜了的金色三七分。」

还有全员一起过山车。
团长粑粑的假发糊到后排利利的脸上。全员惊呼团长粑粑锃亮光泽的头皮和利利脸上风中凌乱的假发。埃尔秃如此慌乱!
埃尔秃「朋友!请将我遗失的物品还给我!!」
利利「去你妈的这玩意儿我要丢掉!上边儿还有你他妈的头油!下了车我就让你的地中海变成全秃!!」
埃尔秃「No!!!My dear hair!!!」

利利跳起来扒团长粑粑的头发。
让他跳起来呼埃尔秃脑壳儿,让他也这么呼二楞。
「让你丫学埃尔文长到一米八!」

我笑死。...

来个置顶

随时补充修改。(*´﹃`*)
·
☞正关注】
进巨‖小英雄‖小宝石‖野良‖冰尤‖松‖细胞‖凹凸
神夏‖美队‖自杀小队
·
☞理智底线】
任何主观臆断的言论。
虽然我经常吔了屎的虐艾利,但我护他俩的时候比亲妈还亲。我不主动挑事儿放十亿个心,但要是哪个谁瞎哔哔到我头上来了,就等着让我这个过激脑残粉太阳吧靴靴,没有原谅的余地。
·
☞磕到死】
进巨/艾利
神夏/福华
·
☞正常磕】
小英雄/欧相
凹凸/安雷‖安金
美队/盾冬
·
☞兄弟姐妹师生情】
进巨/艾伦&三笠&爱尔敏(幼驯染组)
小英雄/绿谷出久...

【艾利】Alexander

※虚拟新宗教体系拟定
※不真实岛屿等国家领导状态拟定
※年龄操作,都大概二十左右
※应该是早些世纪世界经济发展改革的时候
※经济发展迅速某国商人独子艾 X 落后某宗教主政岛屿平民利
·
“【1】无法浏览请告知”

“【2】「你想干啥?!」”
·
·
闲扯】这次有点多:
①我对不起利歪跟妈妈。(豹哭)
·
②关于启示和想法】启示来自老鳖的亚历山大( Lady GaGa–Alejandro),歌名是西班牙文,在题目上偷个懒儿改成了英文。(*´﹃`*)
其中有一小段是思想源泉:
You know that I love you boy.
Hot like Mexico...

【艾利】秘密(番外2)

※艾伦第一人称
※人物和人际关系操作
※是科技不太发达,贫富差距有点大的时候
※※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歧视或辱骂

利威尔先生送我回去顺便又慰问了我的母亲。他在路上买了一块大号儿的肉桂蛋糕一罐果酱和两瓶酸牛奶,听他说好像是冰岛的某个牌子。我叫他先别急着去见我母亲跟米卡莎,车子驶过矮巷子之后我摸了他的手腕让他停了下来。

我拐进巷子里去买了一袋糯米饼,买米饼的老妇人有一副东方面孔,大抵是自年轻时便在德国生活了才没有一口外籍口音,不像我遇见的一个专修德文的挪威伙计,知道了我是德国国籍就非得拽着我,给我炫耀炫耀他傲人的口语成绩。他阴阳怪气儿的声音刚传到我耳朵里,我就想一拳头给他招呼过去。但我忍住了,还夸他说的...

【艾利】Three months

不是非常正经的引导。
·
※※请看前三思,谨慎食用
※少量艾伦x路人的情节(不过小伙最后死挺惨)
※年龄操作,都是成年人(见过喷年龄的,怕撕我怂)
※包含犯/罪、监/禁、暴/力,严格来说B&D里只有Bondage(这就是让你谨慎的原因)
※精神分裂狂躁症因证据不足长时间未被逮捕的杀人犯艾 X 与外界突然失联被监禁的普通人利

“确认之后就点这里啦!”

帮助理解(大概?)+闲扯:
艾伦让利威尔糊弄地开始拿正常人的方式爱他,但利威尔只是为了能逃出去,直到他真的逃了出去,在艾伦被送上警车的那一刻他才真的意识到自己可能也是爱他的。
·
要是说受伤害。
艾伦:心理受伤害
利威尔:身心都受伤害
·...

【艾利】秘密(番外1)

※艾伦第一人称
※人物和人际关系操作
※是科技不太发达,贫富差距有点大的时候
※※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歧视或辱骂

我在学院呆的第一个学期刚结束利威尔就寄了封信给我,他在联系一个叫佐耶的家伙,以便我回国后兑现我们之间的诺言让这个家伙教我金融。他还警告我别想在外悄悄谈恋爱的事,不然他就把我的老二剁成十二段再分批的喂狗。

我还挺开心他越来越会说这类的瞎话。我在回信里先感谢了他对我母亲的关照还有对那笔钱诚至的谢意,又在信里写了一些学院里的有趣事儿,最后交代了我这一学期的学业成果,还有一小部分近期摸底测验考的成绩。我的确进步不少,这是我一帮哥们儿和任课教师共睹的。我想着他愉悦的表情,更加投入于学业中。

我不...

【艾利】秘密(10)

※艾伦第一人称
※人物和人际关系操作
※是科技不太发达,贫富差距有点大的时候
※※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歧视或辱骂

两天后,我收拾好了我的背包,母亲和米卡莎替我整顿了些行李,在提箱里塞了各式的生活用品和一些小零食。我按自己的计划安排到点提着行李来到车站。

这个点这是学生们纷纷回校的好时机,除去学生还有一帮在外做工的中年妇女,和抛妻弃子三年两年回不了家,只在年末回来看一眼就走的丈夫。

我看着那男人的妻子和他们还在母亲怀里吃奶的小不点,心里总是没个滋味,跨国交往着的几对小情侣在车站上演着凄凄惨惨的离别大戏,他们该拥抱的拥抱,该接吻的接吻,一个个哭的不亦乐乎。

我本来极其厌恶这些,现在不知怎么心里头空落...

【艾利】秘密(9)

※艾伦第一人称
※人物和人际关系操作
※是科技不太发达,贫富差距有点大的时候
※※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歧视或辱骂

我回来后一直生他的气。我不相信我会在他那里一文不值,但我从他嘴听到的那番话的的确确扎疼了我。我不甘自己对他产生了向往再落空。这糟糕感觉让我一度无法正常摄取足够的氧气。我像一条被海浪拍在沙滩上的鱼,受尽折磨,最后凄惨的死去,临了还得让烈日炎阳烘成海盐鱼干。

我想过给他发消息向他说声抱歉,来挽回那只有几天的好时光,能让他继续带我见世面。我还有很多东西想告诉他。比如离我家不远的小巷尽头有个老妇人卖糯米饼。我想如果那块通体皎白,巴掌大小的米饼淋上他喜欢的杏梅子果酱,一定能成为我们印象里最独特的小...

关于「秘密」的废话p2

还是那句。
净是自言自语,可以忽略也可以看心情读一下。

二楞现在以感情支配为主,随便的性格因为和人家关系好了,就没脸再跟人家提钱了,所以没了原来那样粗暴讨债主的架子,打算不提这些了,就这么平静的过去。(并且天真的认为对方也这么想)
/
利歪站的高但不胜寒,一直是肩有重任在让自己挑,表面上“交给我”心里却伤悲着“mmp”。很向往(十分主观上的)普通人生活,又因为从小教育问题,让他的向往就此破灭,对贫民阶层含有一部分不满成分。

二楞没把偷听这种从道德上来讲不那么好的事当回事,又因为内心深处对世事不屑一顾又持讽刺态度,大小事儿不分,还因为多少有点阶级教育影响,一股啥事儿不当干粮的气魄。
但是对利歪这个从...

【艾利】秘密(8)

※艾伦第一人称
※人物和人际关系操作
※是科技不太发达,贫富差距有点大的时候
※※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歧视或辱骂

因为我昨晚一夜未归,直到今晚才回了家。家里除了我,那两个女人都显得躁动非常,以至于晚饭时母亲干脆把餐具扔在了桌子上,顶着一张苦瓜脸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儿。

「艾伦有了交往对象。」米卡莎在我之前说道。她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十分自然的用手里的叉子插了食物送到嘴里。

「别瞎吱吱米卡莎!」我看她如此从容,还以为她要趁机报复我。我费劲儿的咽下嘴里还没嚼烂的食物,拿着手里的餐具斜指着她。「有时候我真想把你那张漂亮的小嘴儿给缝上。缝结实点儿。」

「这是真的吗艾伦?」

「别听这小妮儿胡说我亲爱的母亲。...

【艾利】秘密(7)

※艾伦第一人称
※人物和人际关系操作
※是科技不太发达,贫富差距有点大的时候
※※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歧视

我跟他在窗外鸟叫第一声的时候神奇的相继醒来,只睡了没几个小时。我们相继看了对方一眼,都没好意思再睡去。我愣愣地望着天花板,试着回想起昨晚的一些事情。

「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资产和社会地位决定一切。文化掌握的程度、艺术的追求,都是衡量一个人素质高低的唯一标准。所以紧接着便出现了无产者奴役、不洁的说法。」

他忽然自顾自地说道。我不清楚他为什么突然说这种东西,但是我在他说道“资产阶级”、“无产者”时下意识的直棱起了耳朵。

「但那不是绝对的。」我费力地听他讲完,翻身坐起来。「他们扭曲了自己的认知,...

【艾利】秘密(6)

小烂车。
手法极其简单粗暴。

“小破车新链接”

【艾利】秘密(5)

※艾伦第一人称
※人物和人际关系操作
※是科技不太发达,贫富差距有点大的时候
※※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歧视或辱骂

我在家里和家人一起度过了今年最后的时光,顺利迎来了下一年的编钟敲响。

我在十二点时给他发了消息祝他来年好运。内容简短,因为我不知道要对他说些什么。一段时间后他回复,说这是他收到的唯一一条目的只是祝福的短消息。

予我来说,新一年的开始,也是又一学年的开始,距我假期结束还有约摸半个月的时间。

这天早晨我睡地正熟,脸让一块湿乎乎的东西拍个正着。我从睡梦中惊醒,抓住那块湿东西坐起来刚要破口大骂,便看见米卡莎畏畏缩缩地抬眼瞧着我,像只小灰老鼠。我把满腹的火气压下去,摊开那块东西,是一件刚洗好的...

关于「秘密」的废话。

确实是一通废话。自言自语。
闲得无聊的话就劳烦您看了。
/
/
/

我写的这个文啊,果然得结合背景看…

一个整天待在办公室处理文件的金融大佬。怎么能打得过一个贫民区干这干那体格强健的粗鲁皮孩子哇?

那孩子手上还有一堆照片,上面的因素还被社会极度不认可。能怎么办啊…找人暗杀他吗?刑讯逼供?那以后得剧情就真进行不下去了。光凭我的脑洞我真没法让它进行下去。最多一发短的,扔上来就跑,然后再也不管它。所以我也就只能想到让他妥协了。(无奈)

况且接受教育也不同,成长环境也不同。
贫民区的孩子,即便妈妈能告诉你“不说粗话,要讲礼貌”,但也会随着长大对周遭耳濡目染吧。那种随地大小便也没事,可以随时随地做对个人形...

【艾利】秘密(4)

※艾伦第一人称
※人物和人际关系操作
※是科技不太发达,贫富差距有点大的时候
※※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歧视或辱骂

我跟他的联系开始频繁起来。事实上来讲,是我在威逼着他各地跑。不管他愿不愿意,帐单都是他的。

我们通常用短消息交流。偶尔我嫌麻烦,直接把电话打过去。无论他在做什么都会十分识趣地停下手里的活儿,乖乖听我讲话。

我也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要年末时,我给他放了个长假,不以任何形式去打搅他,让他安心忙完这一年的破烂事儿。代价是跟我去最大的溜冰场消遣时光。

他答应了,十分痛快地答应了。我知道对他来说我的存在是个大麻烦,特别是我手里的这几张照片, 足够他头痛的了。但我又因为他的爽快略显烦闷,这几天...

【艾利】秘密(3)

※艾伦第一人称
※人物和人际关系操作
※是科技不太发达,贫富差距有点大的时候
※※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歧视或辱骂

我心情烦闷地挑着盘子里的西兰花,米卡莎在向我的母亲告状。因为我错把她的成绩单当成了废纸,团成球丢进了垃圾桶。这也不能怪我。当初我要去外地读书时还特地嘱咐了她别乱进我的房间瞎鼓捣东西,她也一一答应下来了。

昨天夜里,我揣着从利威尔·阿克曼那里要来的三张纸币和剩下的一点生活费回了家。母亲和米卡莎理所当然的迎接了我。我给了她们各自一个拥抱。母亲夸赞我又长个儿了,我也摸着米卡莎的脑袋说她也长高了不少。我在这天夜里留了下来,睡了一晚。

母亲把煎蛋和面包加进我的餐盘里,我吃了最后一块...

【艾利】秘密(2)

※艾伦第一人称
※人物和人际关系操作
※是科技不太发达,贫富差距有点大的时候
※※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歧视或辱骂。

我的确只在酒店里住了一晚,早晨送走那位先生后,我选择了跟朋友厮混。我们述了旧,从早上一直玩到了黄昏。这些家伙不是什么好坯子,但我只是为了打发时间,不必在乎这么多。

他们拦了几个人索要钱财,见到女学生还会多要她们的电话号码。那些小姑娘吓得瑟瑟发抖,哆嗦着两瓣嘴唇背自己的联系方式,而他们则一手拿笔,把它们快速地记在了自己的手臂上。穿过几条街后,这几个人的胳膊上画满了黑字,从远处看就好像是把黑皮佬的胳膊卸下来再安在自己身上一样。

我在玩乐的时候手机被他们抢去,拨了我家的家庭号码。我把它夺回...

【艾利】浓雾

※吸血鬼x资本家外皮的国家走狗
※人物设定操作
※利威尔第一人称
※时间大概是中世纪的欧洲

85年我从内地坐马车去出席老基斯的晚宴。一个月前他在大西洋做货船生意,无意间发现了玛利亚的沉船和一大笔失落的金子,一夜之间从一个货商变成了金钱欧洲有头有脸的高阶层人士之一。

老资本家站定了派别,吃死了不跟这暴发户谈生意或是任何生活诀窍。而我和史密斯站在了一列。今晚的宴会,想必基斯也叫了他。

史密斯是英国最大的资本家,也是英国最黑心的商人。只要给他钱,拿命垒起来的买卖他都会做。他曾经被卷入过多起国家政治的争端,却次次都能保全自身。报纸上刊登的全是他救济社会、响应号召的光鲜形象,事实上所谓的救助基金只有1/...

【艾利】微光

※巨人时期,非原著剧情。
※「病」的前传
※短

「剃了你的胡子。」

「…只是胡子?」

「只有胡子。处理掉它,现在。」

「为什么…」

「它扎得我很疼。」

「不…我的意思是…」艾伦坐在床沿对上人的双眼。「为什么除了头发…它才是变化最大的那一部分。」

利威尔少有的沉默了一会儿。

「这样就好。」

艾伦花了两秒钟来过滤这句含有隐约撒娇意味的话,一股柔软的感情从心底里冒着小小的气泡满溢了出来,他拉着对方的手腕。

「我们好久没见面了。」

「我知道。」利威尔没有动。「不过在这之前先让我洗个澡。」

「但我真的十分想念你。」

「你还是这么粘人…」利威尔眉眼间露出淡淡无奈的表情。「你都说你长大...

【艾利】秘密

※艾伦第一人称
※人际关系操作
※好像是那种科技不太发达,贫富差距有点大的时候
※※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歧视或辱骂

我出了车站,第一时间走进了电话亭,想给什么人打一通电话。我把背包放在脚边以便看管,随手取下了听筒,却一时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

我本可以发给我曾经的校友爱尔敏·阿莱尔特,但他通常在九点钟左右就上床歇息了,所以我不能打电话给他。如果我偏要叫醒他,他倒是不在乎。问题在于接电话的不是他,而是他的父母。所以这通电话绝不能打。

接着我又想到了米卡莎——代替外出的我照顾母亲的亲戚家的孩子,小我几岁。我可以想象到,接到电话后的她急匆匆跑去通知我的母亲,说我已经到柏林了的情景。

我不想...

【艾利】病

※病患x医者
※利威尔第一人称
※操作/艾伦为了增长存活时间而壁化,代价是释放后细胞的癌变,分裂和生长。/以此为前提

「你为什么拒绝治疗?」

护士长来找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一定是03病房出问题了。现在我面对满瓷砖的棕黄色汤药和半溶的胶囊已经习以为常。

「我听说化疗会掉头发…」他神秘的笑着。「我知道你不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拒绝这项治疗的患者不多见,基本是年近古稀的老人。他从接受治疗的第一天就很奇怪。每个护理过他的护士都评价他精神有问题。但他却能熟练且合乎情理地说「请」、「谢谢」和「对不起」。

他两个手指揉捏着自己的一小缕头发,似乎在想念什么美好的事。

「我从那鬼地方回来的头一天就想好好收...

【艾利】观望者(前传)

※学差生x教师
※艾伦第一人称

入学第二年熬过两次期末考后,陆续有人除了学籍离开这该死的学校。跟我同宿舍的那个死胖子莫歇尔·奥森贝尔就是其中之一。

这哥们儿一脸横肉,是副易汗体质。他每走一小会儿都会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他渍黄的手绢抹去他脸上脖子上的水珠。我正巧在食堂看见他,他正在吞吃他面前餐盘里的下午饭——一份土豆泥,煮的猪腿肉,一碗漂着豌豆和几片薄得可怜的胡萝卜炖汤。

他瞧着我来了,从餐盘里抬起头来朝我挥手。
「嘿耶格尔,你怎么来了!」

我向来是不吃下午饭的。但那天的中饭我碰巧没赶上,所以必须得在课末吃点儿什么。

他张大了口嘴憨笑,我注意到了他满嘴的土豆泥和一些青绿色的豌豆碎...

【艾利】观望者


※学差生x教师
※艾伦第一人称

「这就是你大作的全部吗。」他把那份浑蛋试卷从脸前拿开,摘下他的眼镜搁在腿上,抬起眼看我。

「这是我对希腊罗马古学了解到的全部,先生。」我说。

他面不改色,重新戴上眼镜,大体又将那张破纸上的东西看了一遍。

「如果这就是你期末交付给我的答卷,我可以说你这半年没有一天在我的课堂上呆过。你对此认同吗。」

「抱歉,先生。我替我的父母致歉。」

「你为什么总是在抱怨你的父母。」

「一群不好的基因组,先生。」我回答。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扬手把试卷丢在床上。但是他没有扔到。我只能弯腰把它捡起来,放在他希望的地方。

他沉默一阵,交叉起双手。

「你怪我没让你及格吗小...

TOP